Coalsack

Coalsack/苏合/イワシ風船屋
我还是,还是好痛啊。
全博转载使用随意,谢谢大家。

©Coalsack
Powered by LOFTER
 

我自杀了,太太们对不起,我给各位pgt亲妈下跪,对不起这是命题作文。

阅读顺序:图→文


拜托先看图再看文。


我就比较厉害,我搞一次cp,能写两个第一人称,能ooc三个人。




【8wo十二日谈】今夜浪漫家庭剧场(DAY1)




楼主:抹茶




关于我和他们俩的事,其实我以前也写过,不过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到灵异版来写,明明还什么都没说,就感到有些世事无常了。


这必然是相当无聊的故事,但我还是想要记录下来,没什么意思真的很抱歉。




我在工作上有两个好朋友,在我们业内都是很有名的人,在这里就叫他们y和w吧。虽然我和他们认识也有四年了,这些年只要有空就会一直泡在一起喝酒聊天,自认为我在我们这个小团体里(y如果知道我在这里说我们是“小团体”,一定会不高兴吧,但事实上就是这样的像是家人一样的三人组),也是不会被忽视的一部分了,但他们俩认识的时间比我早得多,本来就要有十年了。w和y之间真的有着即使是我,也无法想插足就能立刻补票进去的,那样的羁绊。




但为什么要突然说本来呢,因为今年四月的时候,w急病去世了。怎么说呢,直到今天也有点没有实感,和y一起喝酒的时候,就总觉得w还在一样,明明已经过去四个月了。而且w这个人,真的就是一个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的、活得非常昂扬璀璨的人。我们都觉得即使他死,也是说着“我可是h团(w的工作团队)的leader啊”,手指伸向前方,一丝血也顺着手指向前流淌,遗言是“不要停下来啊”的这种。而且,他的死法也是类似过劳死的这种,我们都觉得,如果不是他执意想要完成接下来几天的工作,硬撑着不去医院的话,那种症状明明是住院一段时间就可以治愈的。




好像跑题了,w死了之后,我和y很长一段时间状态都非常低沉。明明w是得偿所愿一样,像流星一样一辈子发着光走到了终点,我们却无法停止这种难过。但是我又觉得这种痛苦不是可以说放手就可以立刻放手的东西,于是心想,不如做点排解的事情吧,就去逛了常去的二手音像店,想找点随便什么电影来看,却又刚好看到一张和w有关系的影碟,这张影碟不抢手,在二手市场里也根本不多见,所以在一堆影碟里看到它时,我想这大概是逃不开的吧,就一并买下了。那家店刚好在y家附近,我就顺便去了y家里,结果一不小心又喝得烂醉,还麻烦y把死尸一样的我扛上了出租车(车费也是他付的,他比较有钱而且不跟我介意这些),结果就是,我把影碟忘在了他家。




结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收到了y的line消息,说他看了那盘和w有关的录像带,太羞耻了,明明是偷偷怀念w一样的事,还被y撞了个正着,好像很刻意一样,但我其实又有一点高兴,心想原来y也和我是一样的吧,看到那盘光碟就打开看了,一定也觉得像是什么命运一样,在它面前放弃了逃走吧。但是y接下去说的话就变得奇怪了起来,说那盘录像带虽然外表上没什么异常,但播放之后并不是w原来的影像,而是一部没听说过的电影,剧情就像是罗马假日一样,一个刁蛮公主因为不满宫廷生活的枯燥,从宫廷跑出去,然后像桃太郎或者唐三藏一样,带着三只吉祥物,在森林开始了降妖伏魔的大冒险。然后就是最重点的地方,那个刁蛮公主虽然穿着欧洲贵族一样的蕾丝裙,但分明长着一张w的脸,三只吉祥物也很像w以前工作团队里其他的三个人。但是以w和h团的工作性质和品味,根本不可能有拍过这样的影片。




y一开始以为是我的恶作剧,毕竟影碟是我带过去的。但天地良心,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连看都没来得及看呢,只是买下了而已。虽然y是那种过分坦诚真实,完全不会开玩笑的人,但我还是试探着问了下,不会是你做梦了吧。可是y即刻否认了我的说法,因为不仅如此,那个穿着公主裙子的像w一样的人,甚至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把他电脑里第二天就要上交的工作内容改得乱七八糟,还用咄咄逼人的笑容看着他,问,“你为什么不愿意做自己呢?为什么不跟从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呢?”总之就是这样之类莫名其妙的话。但y说,被改掉的工作内容,看起来确实非常真情流露,非常情绪化。不管怎么看都很有生前的w的作风。




我想,不管怎么看,这都已经是灵异事件的范畴了吧。w死之后的第一个盂兰盆节也快要到了,是不是真的会回来呢,如果有人能确凿地告诉我们说,死人会回来一定是真的,那我觉得y一定会拼出一个黄瓜高达来的。




不过明明那是我买的影碟,这件事却没有出现在我身上,总觉得,那盘影碟好像只是利用我去购买一样,因为y是绝对不会出门的人,看电影也只会网飞吧。果然w就算变成鬼,也只会去见y吗。








--更新的分界线--




没想到真的有很多人在关心这件事,谢谢你们,那我也再来说一说近况吧。之前s桑在评论里说的,很像是一部叫做《今夜在浪漫剧场》的电影,我看到评论后,就立刻和y说了这件事,然后前几天我们找来看了,几乎就是一模一样的剧情,虽然y是不会说谎的,他看到的我买来的影碟里,公主确实长着w的脸。




但是真的很好笑,y的性格真的有一点像是电影里的男主角,看起来有点傻但其实真诚帅气又很有魄力。而公主除了脸之外,那种高傲别扭却又热烈的性格,也真的很像生前的w。看电影的时候我观察到,y有很多次看着公主的言行在笑,果然他也像我这么想吧。




虽然又是无关的事,但我真的想说一说,不然你们大概体会不到。w生前从事的是创作相关的工种,他在创作的时候会切换成一个内在我自我的视角,有一点像是精神分裂,w心里有一个自己想成为的,理想的女孩子的形象。w本人是东大出身的精英,很通世故(其实我觉得他根本完全不懂,也就是比y好一点的程度,只是表现得没那么奇怪罢了)对人也很有礼貌,但他心里那个女孩子就非常任性,肆意妄为。所以我和y都觉得,即使w在影片里出演一个女孩子,还是刁蛮公主那种类型,也没有任何违和感,反而让我们立刻就接受了这种设定。




关于灵异部分的事情,y电脑里的创作仍然会在不知道的时间被那个w一样的公主修改,不过y说因为他是天才所以所有东西都有做好备份,即使被改得乱七八糟也无所谓。




啊,我们也尝试再次播放那盘出现灵异事件的影碟,可是那盘碟就像是坏了一样,什么也播放不出来。我们试过别的影碟,也确认了电视和影碟机是正常的,所以一定就是普通的灵异事件吧。




如果有新的情况的话,我会立刻来更新的!谢谢大家的关心。








--更新的分界线--




没想到这么快就来更新,但其实是和灵异故事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事。这一条的话,不看也可以的。




被说了《今夜在浪漫剧场》之后,刚刚已经说过,我和y一起看了这部电影。所以虽然说不定本来并没有这层意思,但我从看完的那天之后就时不时觉得,或许这就像是一个爱情故事一样呢。




上面可能也提到了一点,y虽然很有能力很有才华,性格也又真诚又帅气,但因为完全不懂人情世故,所以不能称他为一个“常识人”,他本人也说,小时候开始就非常苦恼这件事。而对他来说,遇到的第一个和他有着相同苦恼矛盾和才华的人就是w,而且在y摸索自己的道路的时候,w恰好也在尝试和痛苦着同样的事情。即使是他们俩都活着的时候,也经常毫不害臊地当面说,这大概就是命运的缘分吧。




我个人非常喜欢《小王子》这本书,真的喜欢到会在手上文身一句书里的话的地步,所以可能才会有点这样:生活里经历了什么,都会很容易想到小王子里的情节。虽然有点恶心,但我真的觉得,w对y来说,简直就像是玫瑰花一样啊,即使随着成长,在业内遇到了更多相似的人,相似的痛苦,像是书里的开放着数万朵玫瑰的花园,但对y来说也都不是第一朵那样的意义了。而且w也不是会在玻璃罩里担心被吃掉的类型,根本是宇宙里并肩前进另一位战士,再说下去又要变成铁华团了,还是不说了。




但在y说“没关系,因为我是天才,所以都有做好备份”的时候,我从他过于容易暴露内心想法的脸上,读到了非常怀念和珍惜的、以致于有点高兴的神情。


所以啊,所以我才会这样想啊,w就算死掉了,变成幽灵了,也只会去见y而不是我吗。而且就算除了y之外还有别的人选,也一定是他工作上的那些人而不是我吧。我不禁开始想,如果死掉的人不是w而是我,y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大概我根本不会对他有那么深远的影响吧。




其实今天从早上醒来就感到有点不舒服,眼睛到眉骨都很痛,但因为真的很想和y一起看这部电影,所以还是一完成手上的工作就跑去了y家。其实看的时候还好,毕竟电影还挺好笑的,但看完我们一起喝酒,久违又讲起了和w有关的话题,可能因为电影和幽灵的缘故,y难得在这个话题上有了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样的y我心里像是被撕扯了一样,对我来说,w是业界里第一个真心承认我的前辈(虽然后来想想他当时根本就只是在鼓励我,只是他在开启工作里人格的时候,总是能把话说得太过炽烈真诚了),y也是难得的和我可以心意相通的人,而且强大又帅气,三个人明明是相似的物种不是吗,明明像家人一样不是吗。




为什么w要死啊,每次我这么问y都不搭理我,我不能埋怨吗,就算w的一生再美再璀璨又怎样呢,就算会成为我心里永远的明灯又怎样呢,w死掉了的话,我们三个人家一样的空间,再说着什么精神永存也好,可事实上就已经失去了吧,剩下的y和我,这样的关系又能维持到什么时候呢。




可能是因为生病的时候本来就容易多愁善感吧,明明没什么可担心的,y又不是那种在感情上很常识的人。但想着这些,我身心都越来越不舒服,很快就跑去卫生间吐了出来,砰地一声摔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y也着实吓了一跳,好在我休息了一小会就好了,不然一定会被扭送医院。但y不仅帮我打了车,自己也上了车一直把我送到家门口。我心里其实非常感动,本来这样就好了。




如果我也死掉了,你也会找到我的影碟吗?




在y离开前,我却这样对他说了。




y愣住了。




我也愣住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他面前狠狠摔上了房门。




怎么办呢,说了那种话,虽然y看起来什么也不说,其实w死了对他的打击比谁都大,虽然在y的心里,大概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但w和其他人在位置上一定也更重吧。我明明知道,却说了这样的话。明天要怎么面对y才好,算了吧,或许就到此为止了吧。








--更新的分界线--




久违来更新一下后续,其实本来前些天就想着要来更新的,但看到上次写下的内容果然还是觉得有点难以面对。好像也没办法删除,不然真想它们从来没存在过啊。




灵异事件的后续是,y说他和公主版的w谈过一次,于是电脑里的东西就再也没有被改动过了,至于公主w,也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出现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出现。




如果这样就结束了的话,看到这里的人一定会想着“什么啊”。但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他们的对话,是只有熟悉w和y两个人的人,甚至只有w和y本人才能理解的东西吧……我在这里就只简略地说一下大意吧。




因为公主w总是觉得,自己修改过的版本才是符合y的本心的,y为了能让更多人接受自己的成品,总是隐藏太多了。y也说,确实经过公主w的修改之后,很多情绪更加强烈了,表现的方式也变得更剑走偏锋。就像w本人一样,w就是那种致力于更深更深剖析和注视着自己,并且从不畏惧变化和向前的人。y也说,搞不好公主w就是w在创作上的人格的投射,或者是他自己心里,w残留下的鞭策和影响的投射。不管是哪一种,y都觉得那果然是w会做的事啊。




于是y蹲守在电脑前,等到了公主w出现的机会,对公主w说,其实我理解w心里想做的更多是将自己真实的情绪表现出来,但对我来说不仅仅是这样,虽然我也有内心的情绪,但更多是因为有想传达的想法,想传达给更多人,所以才会渐渐的,不尽数对外展示全部的真实的自我。但是,把想传达的东西传达给更多人,这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理想,和w倾尽情绪和本我的做法有一些不同,对我的创作和道路来说,这种超我一样的部分才更接近自我。




果然这么说出来还是太无聊太难懂了!




但公主w好像接受了这个说法,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我觉得公主w不可能一句话不说就接受,w活着的时候遇到类似的问题,都会和y激烈辩论的。只是其中的过程,y就只有说了这些而已。




另外,可能也还有人在关心我本人的吧,就是上次更新之后,我说不知道怎么再去关心y了那件事。其实y这家伙根本完全没在意,反而真的在考虑买影碟的事,一脸严肃地让我跟他推荐几家我常去的店。可恶啊,这就好像在诅咒我死掉一样,这个人果然是不自知的死神吧。




不过,之后其实,我也把小王子的事跟y讲了,然后果不其然被狠狠嘲笑了……我也有点脸红,于是又问那康佩内拉合适吗,谁知道他笑得比刚刚还要嘲讽,每次看到他那样的脸,我就好想要打自己几巴掌。但又过了一会他说,确实,如果是一起乘在列车上,列车会带着所有人一起向前,就很有在同一时代一起前进的感觉,但如果是w的话,一定会觉得这样是偷懒,觉得必须要用自己的脚一步一步走出来才行。所以即使是在列车上,也一定会拉他一起,踉踉跄跄地从车尾跑到车头吧。




呃,列车像是共同前进的步伐,即使在那之中他们俩也在用自己的脚,摇晃拉扯着,一起前进着。怎么说呢,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y心里的他和w,明明比我的说法还要浪漫很多吧……








--更新的分界线--




虽然已经没有更新的必要了,但今天又和y说到了一些,还是分享一下吧。




昨天喝酒的时候有很多人,因为是夏天所以不知道为什么讲起了鬼故事,我情绪很高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y的事情出卖了,好在我还留有最后一丝理智,只说了公主会涂改y的工作,没有把公主长着w的脸的事也说了。




果然y也很识趣地没有说出来,只是说了个大概,被其他人“诶~”地说了“那说不定什么时候也还能再见面吧。”y当场就愣住了,我忙帮他打着哈哈过去,话题很快就到了别人那里了。




喝完酒我和y搀扶着出门,也不急着回去,就这样走到河边的草地上,y说,其实公主w也问了他,“那说不定什么时候也还能再见面吧”是什么意思。




在w去世之后,y对外的作品里,相当于对w说了这句话。在意的人有很多,当然也包括我。我很早就问过y,真的觉得还能再见面吗。如果是对外人的话,y肯定会说一大堆关于生命死亡诞生循环的话,但对我的话,这些就都可以省略了。他说,当然不是觉得会再见到w这个人,但就像我们平时看到的幽灵也通常不是本体,只是死去的人的执念的一些投射一样。如果是w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即使不用靠w本人的身体,也是可以承载下去的。他就说到这里。




我想,因为y和w实在是非常相似的人,十年以来,不管是谁都能感到了他们的不约而同。而我也一样,自认为有和w同样的部分,也有继承了他的生命和精神的部分,所以我擅自觉得,y的意思应该是说,如果继续前进下去、创作下去,到达新的前方时,一定也能感受到w本应到达的身影吧。




y听完笑了,但过了一会,在我打自己巴掌之前,他又说,总之,差不多是这样吧。




w公主听了这个之后突然在y面前大哭起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又像是不再刻意隐瞒了一样,对y说,w的存在对她来说就像是灯一样,就像是你说的理想,如果人心中没有自己的道路,只是有躁动和放肆内心是做不到什么的,w去世之后,就算这样的她还在作品里存在着,却也再看不见新的前方了。




虽然不合时宜,我脑中居然出现了守护甜心这部动画,y家里出现的这个搞不好就是w的守护甜心之类的东西,总觉得画风也有点合适。




y没有注意到我的走神,还在用他让人冷静的嗓音不间断地说着,然后,w公主说,她其实就是特意来见y的,想看看一直以来都看着w和w内心的那个自己的y,能否在未来作为新的灯,一并照耀自己的前方。




我从没见过这么肉麻的幽灵故事……当下一不小心就笑了出来,y沉吟了两下,说,当然是拒绝了呀。人是不可代替的,人活下去的可能性是无限的。w身上向前的可能性,还有我身上可能会有的成长,我一样都不想否定,w曾经可能会向着各种方向前进,我也是一样,我和w本来也有可能背道而驰渐行渐远,所以,虽然w的精神和留下的东西,毫无疑问印在我的心底,但带着他的份一起前进这件事,我认为那是不负责任的。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我也是一样的,却抿了抿嘴憋住。




不过其实w和w公主,在我心里本来就是同一个人。y对我说,生活里也一样,作品里也一样,就都是w而已。


y也是这么跟那位公主说的。然后,他说,虽然明明没去抬头看,也没有人发出声音,却知道那位公主好像笑了,再回过神来,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真是好无聊的结局,所有的幽灵都会消失吗。




然后刚刚,今天,我去y家里,和他一起又看了看那盘影碟,发现那盘影碟恢复正常了,而且播放出来的不是什么罗马假日,而是它本来应该的内容,现实世界里曾经活过的,真正的w努力着、绽放着的样子。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也没有扎茄子牛。




不过y另外也说,毕竟除了他之外没人看到过w公主的样子,他还回想起w公主禁止他触碰。虽然不知道有啥触碰的必要。y说,搞不好那就是自己对w的想象实体化了,不能触摸的话,可能是连w留下的温度也忘记了吧。




w的体温本来就很高,又经常喝醉,要靠我和y一人一边像是汉堡一样架起来抬走,明明是有点恶心的触感,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于是我坚定地说,才没有那回事呢。




y露出有点伤脑筋的表情,看着我笑了。哇,感觉真好,好像我终于说了一次正确的话一样。




我也还要继续努力才行,各种各样。




到这里,我想暂时应该没有什么要担心的了吧,谢谢来关心我们的大家啦。




end




我今天上午九点爬起来写的,厉害吧,虽然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啥,大家娱乐娱乐,猜猜歌吧。



还写过一个chill组(这什么)的小段子

还有一个能再搞20年的爆笑系列,过段时间说不定吧。

虽然我不翻访谈但今天必须做点啥庆祝。

p1是新的,后面都是很久以前的。

p3公交车上写太烂了删了,有空写新的。顺便我去了须须live这里有repo

按印象画了青い棘,这几天睡觉满脑子都是那个间奏。

但其实想的是《krank》里的一段歌词:

このままstay alone日々を許してないその影を色付いたら

僕ら孤のままでいようかを繰り返してしまう


基本是cp图了

ここから始まる

大家好我来清一波意味不明的自嗨存粮!

有给柴柴和saki的生贺我也发了(哈哈)。

p2-6:球酸

p7-8:如图设定

p9:努球

p10:hp趴水母努球


非常硬的广告:

【访谈翻译】须田景凪1月16日新ep《teeter》网页访谈

【访谈翻译】须田景凪0120生贺-- ROCKIN’ON JAPAN 2月号专访

画了满口肉老师新曲的曲绘!

大家圣诞快乐!

miku生日快乐(提前的)!


是之前给Aya~亜夜罪~老师的CD《维特效应》画的封面。目前已经完售,谢谢大家支持!

夏日限定幽灵故事x3

bgm

好喜欢夏天啊,我最喜欢夏天的后半段了,冬天不要来。

总之画原创也请支持——lovekiss❤

完成度0,发不发都有点尴尬,发吧

昨天忘了下雨

哇六月了!

装作我什么都没有画。

没有攒很多,都是听歌画的(其实是某一句歌词延伸),谁都看不出的我不说了。


明天带去ヒトリエlive的几张明信片了,认真画了还不发太不是我风格了,蹭个tag吧。

顺便,我是整理券54号请大家关爱我。

3张原创,并没有准备生贺,也没有准备无料(理直气壮)。

❀原创小合集

其实都有曲子对应……最近精力都用在了奇怪的地方。

又一个原创合集。

试了很愉快的新画法,不过大概最近都不想这么偷懒了。可能选几张印明信片哦!这个时间发原创不会有人看的(眼神死)……

 @灯妖子lamp 的万圣设定……调色过度跪下了。

 

希望你别打死我(啊……)

 

有2p动图gif,流量注意!我画的真的不是拉拉肥(女)吗?

毫无诚意的落书合集,都是随手画画的原创爽图。

后面几p是主博没发过的我觉得还能看的旧图。

ストラテリウム印象绘,不说没人看得出,每次画猫菠萝相关,都想尝试些新的东西。歌词看得我两眼一黑,哎呀。而且,原来我还是那么喜欢猫菠萝啊。

点这里是之前画过的nekobolo相关

 @Orca-L 的点图,Oliver困!


【初音ミク】season of twilight【国人原创】

这次也是pv担当,顺手也画了自理解的曲绘同人图,ssb17岁生日快乐啦。

大家来听听17岁悲苦高中生p主的曲子哦,很不一样的旋律和风格哦。因为是miku的原创曲嘛,也让我蹭个tag吧~

2p也给大家见识下没有滤镜的版本

是我自己很喜欢的一张画,所以发在这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