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alsack🦋

@Coalsack/苏合
转载使用随意

 

【承花】夏日祭

啊啊啊啊寒冬社区送温暖!!开头的故事差点以为你要插刀了,长出了一口气,故事亮晶晶的呜呜呜呜呜好嗨森

对了,说好的烟花,并没有看成(邓摇。

Necromancer:

*少女心

*OOC

*一点都不像的生存院

 @一人一口苏 你点的生存院高中生……原谅我不合时宜










  夏日的午后,天气异常炎热,电风扇吱呀吱呀地转着,并没有带来多少清凉。闲着没事的花京院抱了一本鸟山石燕的《百鬼夜行》图鉴看得津津有味。夏天的时候看些鬼怪的故事多少能让自己凉快些。

  “七月十五日的盂兰盆会之夜,手执牡丹花灯笼、走过荻原新之丞面前的女童,正是二阶堂政宣的已故千金弥子的亡魂。新之丞与其夜夜交欢,而住在隔壁的老人却见他与一副骸骨轻柔交谈。”花京院轻声读出图下的注解,又看了眼图上拎着牡丹花灯笼的少女,正出神,书房里的电话就响了,把他吓了一跳。

  “喂,是我。”

  拿起听筒放到耳边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花京院忍不住笑了起来。会以这种方式打电话的除了他的好友承太郎也没别人了。

  “承太郎,有什么事吗?”花京院一手拿着听筒一手翻着图鉴,声音里带着还未消逝的笑意。

  那头先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说道:“你在干嘛?”

  想了半天结果是问这个吗?

  花京院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在看书,《百鬼夜行》,你有兴趣吗?”

  “……河童之类的?”

  由于对方语气里过于明显的困惑,花京院笑出了声:“也不止河童啦,还有骨女啊猫又啊幽谷响之类的……所以,你到底什么事?该不会只是想问我在干什么吧?”

  “……后天是夏日祭吧,你有空吗——我家那个婆娘想请你来我家吃西瓜,顺便看烟花。”

  “这么快就夏日祭了啊……好啊,我有空。本来还想着在家看看电视就好呢。”花京院一向不太喜欢特别热闹的地方,夏天的时候尤其痛苦。每年夏日祭都是在家里看电视上直播烟花大会,然后感慨一句“又是夏天了啊”——这样结束的。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没什么朋友,虽然会有同班女生邀请自己去看烟花大会,但他从来没有答应过。和并不熟悉的人一起逛祭典什么的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呆着更好。几乎是下意识地,他答应了承太郎的邀请,和承太郎一起的话似乎会很有趣,这种不靠谱的想法不知怎么的就冒了出来,像是水面上的浮标,按都按不下去。

   “那后天见!”承太郎似乎很愉快,单方面道了再见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花京院再次翻起了手里的图鉴。老旧的电风扇似乎走得更慢了,暑气让他觉得头晕目眩,魑魅魍魉从眼前晃过,如同走马灯一般,注解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夏天真是麻烦。

  花京院合上了图鉴,看了眼窗外晃得人眼皮发红的阳光,感叹了一句。

  

  

  

  

  

  

  

  

  夏日祭当天傍晚,花京院刚洗好澡换上浴衣,就听到楼下承太郎和他母亲打招呼的声音。他穿戴整齐后,下了楼。

  “你来的好早啊,承太郎。”他笑着和友人打了招呼。

  平时两个人都是学生装打扮,即使是夏天也都是T恤短裤的装束,很少穿浴衣,因此见到对方时,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会儿。

  承太郎穿了件烟灰色的浴衣,角带是黑色和黛色条纹的;花京院则穿了件竹青色的浴衣,配了一条靛蓝的角带。

  “今天没带帽子呢!”花京院心情很好,和承太郎开起了玩笑。

  “……闭嘴。”承太郎别过头伸手想摸帽檐,伸了一半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又缩回了手。

  花京院目睹了全过程,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承太郎倒也没生气,只是催他赶紧出门。

  和母亲道别之后,花京院本来是向着承太郎家方向走的,结果被承太郎拉了回来。

  “祭典结束后再去我家。”承太郎看着他一字一句说得极其认真,

  被对方用绿色的眼睛注视着,这种情况下,花京院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他。“原来不是和贺莉太太一起逛啊”——想这么说,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今天的承太郎和平时不太一样,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

  被承太郎拉过的手腕像是被灼伤了一样,那一小块皮肤无法控制地发起烫来。

  “嗯。”也许是觉得长久地沉默很不好,在承太郎说完那句话的十分钟后,花京院发出了一个音节。这个音节漂浮在热空气里,孤单地晃悠了一会儿然后孤单地坠落了。

  这样更尴尬啊!

  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只能说些无关的话题岔开。

  “对了,今天看到《百鬼夜行》的时候,看到猫又,我想到小的时候,曾经把法皇当成是猫又变的怪物呢。”花京院尽量语气轻快地说着。

  “不一样吧,妖怪和伙伴。”承太郎思考了一会说道。

  “诶?”

  “替身,是同伴吧……大概是这种感觉,对我来说白金之星就是这样的。”

  “……说的也是,替身是保护了我们的重要的同伴啊。”

  花京院转过头看着承太郎,没戴帽子的好友被夕阳照得眯起了眼睛,脸上少见地带了些苦恼。“咔哒咔哒”木屐踏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铺在身后走过的路上。花京院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有同伴真是件不错的事。

  

  

  

  

  

  

  

  

  

  

  

  神社前面长长的坂道已经摆满了各种夏日风情的小摊子。捞水球的、捞金鱼的、炒面的、卖苹果糖的,还有卖弹珠汽水的,当然还有好多推着自行车卖风铃的,“叮叮当当”,走过的时候都不用吆喝。

  

  走了一会儿,太阳已经完全消失了,夜幕慢慢升起来。深蓝色的夜空特别干净,空气中弥漫着暑气褪尽后汽水和苹果糖的香气以及植物特有的清新的味道。

  承太郎买了两瓶弹珠汽水,递了一瓶给花京院。

  “走得有点热了,喝这个解解渴吧。”

  花京院笑着道了谢,接过了叮当作响的玻璃瓶,瓶身上沾满了小水珠,看着就很清凉。喝了一口,虽然只是糖精的味道,但意外地很好喝。

  “我还没怎么喝过弹珠汽水呢。”花京院又喝了一大口,兴奋地和友人说着话。

  承太郎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扭过头。

  “哦……嗯,你喜欢就好。”不知道为何他的声音有点沙哑。

  许久不逛夏日祭,花京院饶有兴趣地四处看着,没怎么注意到友人的异常。

  坂道上的人越来越多,神社前渐渐热闹了起来。年轻的女孩子们穿着颜色鲜艳的浴衣,结伴走着笑着,然后在果子露和苹果糖的小摊前驻足好久,纠结着吃还是不吃。水球和捞金鱼的摊子前则聚集了许多年纪更小的孩子,走过的时候总能听到“啊又失败了”的叹息声。

  对捞金鱼之类的小游戏并不感兴趣的两人只是随着人流向前走着。本来还担心人太多会和承太郎走散的花京院,看了看在人群中异军突起的友人,立刻打消了这个无谓的担忧。

  “承太郎你要不要吃苹果糖,我请你。”走过被一群女孩子围着的苹果糖小摊,花京院突然心血来潮想尝一尝,随后抱着一点恶作剧的小心思问了看起来和苹果糖格格不入的承太郎。

  “……不用了。”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之后,花京院笑着挤进人群中,买了两个苹果糖之后又挤了出来,二话不说塞了一根给承太郎。随后他们走到了神社前的鸟居下,那里人比较少,正好可以休息一下。在人多的地方走了一会儿,花京院已经热得出了一身汗,承太郎也不例外。

  “没想到逛祭典还挺累的。”花京院舔了一口手里的苹果糖随后皱了皱眉,“太甜了。”为了冲淡苹果糖过于浓郁的甜味,他又喝了一口手里的弹珠汽水。

  “已经不冰了,喝起来也没那么甜了,可能是吃过苹果糖的缘故吧。”他颇有些遗憾地说道。

  “有那么甜吗?”承太郎犹豫着,尝了尝手里糖。

  期待着承太郎的反应,花京院认真地看着他,紫色的眼睛里面映出了坂道上灯笼的光。

  像是被弥子迷惑的新之丞一样,承太郎情不自禁地凑近了花京院,凑近了他的眼睛。嘴唇和嘴唇相贴的瞬间,如同置身在酷热的沙漠一般,花京院觉得浑身的血液简直要沸腾起来,手里捏着的竹签子在他推开承太郎的时候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苹果糖红色的糖衣被坚硬的石板撞得七零八落,碎了一地。

  啊真可惜。身后有人叹息道。

  心脏剧烈地跳动着,震耳欲聋的声音和白天街上的太鼓声没什么两样。

  花京院转身逃跑的时候几乎可以用狼狈来形容。穿着木屐跑起来不是很方便,还好承太郎没有追过来。离开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承太郎叫他的名字,但是人声嘈杂他听得并不清楚,也许是错觉吧。

  不知跑了多久,耳边嘈杂的声音变得遥远起来。花京院喘着气慢慢停下了脚步。之前旅行中受过重伤的他并不能剧烈地运动,才跑了一会儿,他就已经精疲力尽了,嘴里泛出了点血腥味,接下来只能沿着路灯慢慢地走回家。浴衣的布料被汗水牢牢黏在了背上,山间的夏夜还好,时不时有点山风吹过,走了一会儿也就没有一开始那么难受了。他突然注意到自己手里还拿着那瓶喝了一半的弹珠汽水,他举起瓶子喝了一口。嘴里早就没有了苹果糖的甜味,被体温捂热的汽水此时喝起来甜得发苦。

  瓶子里的弹珠撞击着瓶身,发出“咣啷咣啷”的声响,脚下的木屐则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耳边还有夏虫细碎的叫声,这些声音最后都被一种声音掩盖了。

  “咚咚咚、咚咚咚”,心脏跳动着,挤出的滚烫的血液在花京院的每一根血管里奔腾着。

  快停下!

  想要这么喊,但是心脏停止的滋味可不好受,曾经切身体会过这种滋味的花京院比谁都了解。

  

  

  回到家后,花京院和母亲打了招呼,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此时窗外传来了烟花燃放的声音,一闪一闪的光,透过窗户照在了墙壁上。

  最终还是没能和承太郎一起看,西瓜也没吃成。

  “苹果糖……确实挺可惜的。”明明发生了更重要的事,而此刻花京院想到的只有那个掉在地上的苹果糖。

  安慰着自己明天醒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无论如何都忘不了在鸟居下发生的事。舌尖泛起的苹果糖的甜味,两人身上肥皂和汗水的味道,浴衣上的洗衣剂的味道还有承太郎凑近时散发出的热气,这些感官记忆搅成了一团,黏黏糊糊的,让他无法思考。

  结果当然是失眠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花京院累得不行。被母亲嘱咐出门买点牛奶,走出家门就看到了害自己失眠的罪魁祸首站在门外,手里还拎了一只西瓜。

  花京院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对方开口道歉就让法皇狠狠揍他一顿。

  结果他就听到了这样的话。

  “我喜欢你,花京院,所以我昨天才亲你的。”说着递出了手中的西瓜,“我老妈硬要我带给你的,你拿着吧。”

  哪有人在表白之后送西瓜的?即使是拯救了世界的英雄这种行为也不可饶恕吧?

  “……我拒绝。”

  “诶?哪个?我还是西瓜?”承太郎皱了皱眉不解地问道。

  

  

  

  “你自己想吧,承太郎同学。”

  花京院丢下这句话后,向着杂货店走去,心里想着顺便再买点仙女棒好了,吃西瓜的时候可以点着玩。

  

  

  

  

  

  

  

  

  

  END

  

  

 


  1. 🎈Coalsack🦋Necromancer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寒冬社区送温暖!!开头的故事差点以为你要插刀了,长出了一口气,故事亮晶晶的呜呜呜呜呜好嗨森